我的網站

成長服務於人

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危廢處置幾多難?難在哪裏?

發布時間:2017-06-19  作者:天津BG真人遊戲科技 點擊次數:199;

危廢處置幾多難?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摸清底數是我國危廢管理工作中麵臨的棘手問題。要核準、核實的技術難度很大。■使用普通貨車運輸危廢,車況本

 

中國電鍍網資訊:■摸清底數是我國危廢管理工作中麵臨的棘手問題。要核準、核實的技術難度很大。

■使用普通貨車運輸危廢,車況本身的問題、駛入禁行區域等都很難被監管部門發現,造成嚴重的安全隱患。

■一邊是緊張的處置能力,一邊是不斷攀升的危廢產生量,處置能力不足,已在“喉嚨口”。

■由於處置設施建設要考慮防護距離、地質條件等多方麵要求,本就用地資源緊張的城市可選土地不多。誰也不願意將處置設施放在自家門口。

■危廢不僅來自工業企業,科研院所、實驗室,甚至家庭也會產生危廢,非工業源危廢處置在很多地方還是空白。

企業危廢核查工作到底有多難?上海市固廢管理中心在企業的全力配合下,花了差不多1年的時間,才完成一家特大型企業的危廢核查。2012年底,時任上海市固廢管理中心副主任的王強告訴記者,“這家企業在編製危廢管理計劃和減量化方案時,提出讓BG真人遊戲幫助進一步核實危廢種類和數量的想法,BG真人遊戲也有試點開展產生源核查的考慮,一拍即合。”

僅核查一家企業的危廢底數就如此費時費力,可以想象,要搞清楚全國眾多企業的危廢產生情況所麵臨挑戰的艱巨性。

《“十二五”危險廢物汙染防治規劃》(以下簡稱《規劃》)提出,要將危險廢物汙染防治作為“十二五”深化環境保護工作的重要內容,狠抓產生源頭控製,進一步提高無害化利用處置保障能力。同時,這一規劃還明確了開展危險廢物調查、積極探索源頭減量、科學發展危廢利用和服務行業等9項重點任務。

2012年底,中國環境報記者前往上海調研采訪危廢處置管理情況。上海是國內開展危廢汙染防治和管理工作最早的城市之一,其危廢處置和管理水平也處於國內領先水平,但仍麵臨著摸清底數、提升處置能力、提高監管水平等諸多挑戰,而這也是當前國內危廢汙染防治遇到的共性問題。

一場不了解“敵人”的硬仗

危廢底數核查耗時費力,危廢鑒別需要權威體係

“設施很多,工藝和產物也很複雜,也沒有太多的相關經驗,要核準、核實的技術難度很大。”王強認為,對企業的危廢核查需要依托專業技術力量的支持,更離不開企業的全麵配合。

摸清底數是我國危廢管理工作中麵臨的棘手問題。我國危險廢物種類繁多、產生量大、涉及行業範圍廣。全國第一次汙染源普查雖然初步掌握了危廢產生數量和企業分布,但危險廢物流向、自建利用處置設施情況及曆史遺留危險廢物種類、數量、分布、環境汙染狀況等具體情況尚不清楚。

目前,上海已經開展了本地危廢產生主要行業典型企業的試點核查,相關成果能為全國同行業提供借鑒。“但是,這樣的核查不能單打獨鬥,要全國分工,根據地方特色,分行業、分工藝進行核查,掌握相關數據,進而形成行業(工藝)產廢係數,推廣到全國。”王強說。

“今後開展這項工作可能會順利許多,2012年10月,環境保護部等四部委出台的《“十二五”危險廢物汙染防治規劃》已經明確把重點行業產生源核查作為一項重點任務。”王強說,“同時也盼望部裏能盡早出台實施方案和核查指南,為地方摸清底數提供更有力的技術支持。”

記者從各地危廢管理部門了解到,核查工作還有一個難點是危廢判定問題。王強承認,“在危廢監管中,有時候在企業內部對危廢與副產品甚至某些產品的理解,與環保法規要求是不一致的。”

根據《固廢法》規定,危險廢物是被列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或根據國家規定的危險廢物鑒別標準和鑒別方法認定的具有危險特性的廢物。但在實際工作中,一些產廢單位或者出於降低成本的考慮,或者因缺乏相關鑒別知識,或者因某些行業慣例,會有意無意地將危險廢物作為一般工業固體廢物。

還有部分產廢單位錯誤地認為,隻要能夠利用或者有單位需要的就不是廢物,甚至曾經出現將危廢作為副產品出售的情況。比如,曾有某省一農藥企業將草甘膦廢母液作為水處理的磷補充劑隨意提供給汙水處理廠,某多晶矽企業將設備檢修過程排出的廢四氯矽烷作為水處理中和劑直接外供等。

對此,《規劃》提出,要加強危險廢物鑒別和監測能力建設,建立健全危險廢物鑒定機製和製度,國家和省級環保部門要指定專門機構負責組織固體廢物屬性和危險廢物鑒定工作,推動將相關鑒別機構納入國家司法鑒定體係。

靜態聯單跟不上運輸車輛

危廢轉移聯單製度反映不出半路傾倒問題,危廢運輸需要專業化

2011年,雲南省陸良化工實業有限公司的5200餘噸劇毒鉻渣被兩名承運人非法傾倒在雲南曲靖市麒麟區農村,造成附近農村77頭牲畜死亡。在這一事件中,產廢企業未按規定填寫危廢轉移聯單,並將鉻渣委托給沒有資質的單位進行處置,承運人為謀取利益,將鉻渣違法傾倒,危廢的運輸、貯存監管缺失。

而現實中,即使填寫聯單並向環保部門備案,也不能保證百分百的安全。

王強告訴記者,危廢管理簡單說隻是“兩點一線”:產生源、運輸線和處置方,但實際包含的內容卻非常複雜。實際工作中,一些企業在使用非危貨車輛運輸危廢,一些企業填了聯單,也可能半途傾倒,而現有的危廢轉移聯單製度也不能實時跟蹤反映出這些問題。

危險廢物絕大多數屬於危險化學品。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危險廢物運輸要符合危險貨物運輸的規定,並要配套相應的環境保護措施。王強給記者打了一個比方,“如果危貨車是大圓,運輸危廢的車輛應該是其中的小圓。所以除了要滿足危險品運輸的所有條件,從事危廢運輸的車輛還要附加環保要求,如車輛清洗、環境風險防控等方麵。與普通危險品運輸相比,從事危廢運輸的車輛管理要更嚴格,應對事故、風險的要求更高。”

正因為運輸貨物的特殊性,稍有不慎,就會引發重大問題。2011年6月4日晚,一輛裝有31噸苯酚化學品的槽罐車,在杭新景高速公路拋錨。在搶修車輛時,被一輛重型貨車追尾,導致槽罐破裂,苯酚泄漏。時逢暴雨,約20噸泄漏苯酚隨雨水流入新安江,造成部分水體受到汙染。由於事發地新安江為杭州市重要飲用水源地上遊,對下遊居民正常生產、生活用水造成重大影響。

目前,我國對於危廢運輸管理還存在很多空白。比如,雖然危廢轉移聯單中標明了運輸車輛車牌,但實際上有企業並不使用這輛車運輸。專門從事危險品運輸的貨車都應配有明顯的標識,而且有明確的禁行區域,交管部門也會對其重點監管,但如果使用普通貨車運輸危廢,車況本身的問題、駛入禁行區域等都很難被監管部門發現,造成嚴重的安全隱患。

2011年年底,上海市出台了《關於進一步規範本市危險廢物運輸管理工作的意見》,2012年3月又發布了相關規程和工作要求,希望通過兩年時間對危廢運輸市場進行專業化、規範化整頓,將符合條件的企業和車輛納入危廢專業運輸單位名錄。

“BG真人遊戲除了對運輸單位、相關人員提出了明確的附加要求外,還要求車輛要具有危險貨物運輸資質,並具備相關環保措施。這樣,BG真人遊戲就可以與交通運輸主管部門聯動管理,監控信息等可以實現共享。目前BG真人遊戲正在組織運輸單位的名錄審核和發布,2013年下半年實現常態化管理和執法。”王強說。

他坦承,危廢非法運輸傾倒每年都會查處數起,多數是由普通貨車傾倒的。實施專業化運輸後,結合危廢轉移電子聯單和車輛監控信息,可以倒逼企業必須用規範的車輛運輸,也可以對運輸車輛的不當停車等進行監控和查訪,有助於對傾倒問題加強監管。

根據《“十二五”危險廢物汙染防治規劃》,我國將加強危險廢物監管體係建設,創新監管手段和機製,選擇醫療廢物和涉重金屬類危險廢物開展物聯網全過程電子監管試點工作。記者了解到,無錫、蘇州等地也有意引入危險廢物監控係統,對危險廢物產生、運輸、處置的全過程進行有效監控,從而有效提高危廢監管的力度和廣度。

寧缺毋濫還是將就?

處置保障能力不足是普遍問題,規範處置麵臨挑戰

“現有處理處置設施總體勉強滿足當前需求,可是到明年怎麽辦?”處置設施能力不足,供需結構性不平衡,是目前上海危廢管理中麵臨的主要問題。王強給記者算了這樣一筆賬:上海2012年的危廢焚燒能力為12.4萬噸,而危廢的焚燒處置需求達到11萬噸左右,2013年的需求將達到12萬噸。全年勉強可以平衡,但考慮應急等問題,處置能力至少應比處置需求多20~30%。

“BG真人遊戲預計到2015年,危廢焚燒處置需求為17~20萬噸,若所有在建設施能全部投產,僅可勉強滿足需求,但還是卡在喉嚨口,處置能力平衡任重道遠。”王強說。

一邊是緊張的處置能力,一邊是不斷攀升的危廢產生量。王強告訴記者,2000年,上海的危廢社會化利用處置量是6萬噸,而2012年超過40萬噸。近年來,隨著部分新企業建成投產,乳化液、廢桶清洗、表麵處理汙泥等方麵的處理處置能力瓶頸問題已經有所改善,但焚燒能力仍然緊張。

放眼全國,處置保障能力不足是普遍問題。截至2010年,全國持證單位的危險廢物年利用處置能力達2325萬噸,較2006年提高226%。但專家預測,2015年我國危廢產生量將超過6000萬噸,而目前全國持證單位利用處置能力僅為第一次全國汙染源普查危廢產生量的50%左右。

近幾年,上海在對危廢處置行業進行調整升級,關停一些處置水平不高的企業,鼓勵資金、技術實力較強的國企、外企和上市公司進入,以提高處置水平。目前,上海市危廢處置持證單位已經由2007年的56家減少到35家,但經營覆蓋範圍增至37大類危廢,年綜合利用、處理處置能力增至50萬噸,預計至2015年底還可新增20萬噸以上,設施技術和管理水平有了明顯的提升。

不同於一般工業企業的結構調整,危廢處理處置企業的調整還關係到危廢處置能力平衡和城市環境安全問題。因為上海的處置能力本就緊張,一些危廢處置企業的關停對全市平衡造成了極大的壓力。用王強的話說,“本來處置能力就已在‘喉嚨口’,稍有波動,呼吸就很困難”。

“危廢處置既要保證環境安全、處理處置規範,又要保證危廢處置有去向,不大範圍地影響產廢企業生產。有時候這二者是有衝突的。”王強說,“處置能力緊張,肯定要妥善地疏導去向。這對環保部門的協調能力、監管能力是很嚴峻的考驗。”

誰願與危廢處理場比鄰?

危廢處理處置設施選址困難成為通病,能力設施擴大麵臨挑戰

目前,各地麵臨的嚴峻情況還有:我國大型危險廢物產生單位和工業園區普遍沒有配套的危險廢物貯存、利用和處置設施;危險廢物焚燒、填埋等處置能力明顯不足,且新建設施選址日益困難;部分集中處置設施建設進展緩慢。

為緩解緊張的處置能力,上海近年將危廢管理工作重心放在推動新設施建設上。但地少人多、人口密集的上海,在進行危廢處置設施建設時,也麵臨著所有大城市的通病:選址困難。

位於上海市西北部的固體廢物處置中心是上海首個集危險廢物焚燒、填埋、資源化“三位一體”的集約化處置基地,也是上海目前唯一的危廢填埋場和醫療廢物處置中心。這一處置中心在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籌劃,直至2002年7月投入運行,其中僅選址就經曆了長達8年的時間。

由於處置中心建設要考慮防護距離、地質條件等多方麵要求,本就用地資源緊張的上海可選土地不多。當時,最早選出了3~4個地方,但在與當地政府交涉時都遇到了問題。垃圾桶必不可少,但誰也不願意放在自家門口。

“現在,這些問題在新設施建設中依然存在,而且在全國東部地區越來越突出。”王強分析,一方麵是公眾環境意識逐漸提高,地方政府部門在全局能力平衡等方麵對消納危廢的環境基礎設施考慮較少;另一方麵也受客觀條件限製。

根據《危險廢物貯存汙染控製標準》,危險廢物集中貯存設施的選址要遵循多方麵要求,如地質結構穩定,廠界位於居民區800米以外、地表水域150米以外,應位於居民中心區常年最大風頻的下風向等。“綜合多方麵因素,要選到合適的點就太難了。上海可以掌握的選址不多於10處,也就3、4個工業園區有可能設新點,工業園區的態度很關鍵。”

這裏麵,稅收是一個關鍵因素。工業園區自然希望入園企業能貢獻更多的稅收,但按照國家政策要求,危廢處置企業享受稅收優惠,不能直接給園區帶來大量稅收,隻能帶動間接稅收。一家危廢處置企業正常運作給當地帶來的“油水”不大。因此這類項目在用地審核時就可能被拒之門外。就算最終同意危廢處置企業進入,也普遍安置在園區邊緣地塊,麵臨周邊居民搬遷問題更為麻煩。

上海有一家綜合性處理處置企業,占地3.8萬平方米的新廠已經完成設施建設,但遲遲不能運行。因為公司地處工業園區邊緣地帶,周邊居民搬遷問題涉及兩個工業園區和一個鎮,盡管區政府也在全力推進,但難度非常大、代價非常高。

正規軍如何打贏“遊擊隊”

非工業源廢物收集網絡建設有困難,處置模式要有操作性

根據《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危廢共分為49大類,涉及基礎化學原料製造、有色金屬冶煉、精煉石油產品製造等多個行業。但是,危廢不僅來自工業企業,科研院所、實驗室,甚至家庭也會產生危廢。目前,我國的危廢處置監管多針對工業企業,非工業源危廢處置在很多地方還是空白。

推動非工業源危險廢物利用處置,是“十二五”期間的重要任務之一。記者注意到,有關部門將斥資進行危險廢物分類與回收體係建設示範項目,比如,選擇移動通訊、機動車維修、電動自行車銷售等行業開展廢鉛蓄電池通過銷售網絡建立回收體係試點項目,選擇4S店和機動車維修行業開展廢礦物油分類回收試點項目,開展實驗室廢物規範化管理試點示範等。

對於非工業源危險廢物來說,收集是最大的難題。“BG真人遊戲去4S店收廢機油,主要競爭對手是走街串巷的‘遊擊隊’。他們已經形成了自己的網絡,BG真人遊戲很難打破。”集惠環保科技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謝煒告訴記者,他們公司的廢機油綜合利用設施還不能滿負荷運行。

為此,集惠公司正積極與各個部門協調,考慮整編“遊擊隊”,規範廢機油的收集處置。同時,他也呼籲相關部門加強監管,加大對違法行為的打擊力度。

與工業危廢產生相對集中不同,散落在社會各個角落的非工業源危廢如何有效收集處置還需要探索。2008年,上海在實驗室集中的工業樓宇和張江生物醫藥基地進行了試點,前者很成功,後者卻還在艱難推進。

由於企業眾多,張江生物醫藥基地每年實驗室危廢的產生量有四五百噸。按照相關規定,需要建立相對規範的貯存場所,但基地內很難找到合適的地方。隨著上海危廢處置能力日趨緊張,一方麵,基地收集的危廢找不到處置企業,另一方麵,處置端的價格不斷攀升,但產廢單位不願支付高額的處置費用。這一集中收集試點遇到了重重障礙。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蘇伊士環境旗下的升達廢料處理公司目前正在試點與華東理工等高校合作,處置其實驗室產生的危廢。但因為實驗室試劑複雜,如果不能做好源頭分類工作,就會給後續處置帶來隱患。

升達公司副總經理高進告訴記者,他們現在要求實驗室一定要對所有危廢分別包裝,提供明確的報廢試劑清單,以免這些試劑在處置過程中發生化學反應,帶來事故隱患。

王強認為,在非工業源危廢收集處置方麵,上海做了一些探索和示範,能否真正推廣,關鍵在於有沒有操作性,“有操作性,才有生命力”。

相關鏈接

近年來發生的危廢違法案例

近年來,危險廢物非法轉移和傾倒頻發,成為突發環境事件的重要誘因。非法利用處置危廢活動猖獗,產生單位自行簡易利用處置現象普遍。曆史遺留危險廢物長期大量堆存,嚴重影響土壤和水環境質量。

2010年9月,浙江金華8噸廢酸泄漏

2011年6月,雲南曲靖鉻渣非法傾倒事件

2011年12月,安徽利辛化工廢料傾倒事件

2012年5月,廣西龍江鎘汙染事件

上海是國內開展危廢汙染防治和管理工作最早的城市之一,但仍被摸清底數、提升處置能力、提高監管水平等問題困擾,而這也是當前國內危廢汙染防治遇到的共性問題。圖為上海化工區內集惠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的廢機油桶和廢機油儲罐。

上一篇:恩施醫療廢物有了家

下一篇:沒有了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 危廢處置信息化管理微信
AG亚游视讯 AG备用网址 AG8亚洲只为非凡享受 AG8AG 威尼斯人真人充值 AG体育网址 AG娱乐游戏